论北海公园的建筑艺术

发布于:2021-07-25 23:43:58

河北师 范 大 学 学报

年第



论北 海 公 园 的建 筑艺 术

北海 公园位 于故 宫 的西北 面
,






气温 调节
、 、

它 在 军事 捍卫


居 止 游 冶 和 艺术 瞻 观诸方
,

与 中海



南海



故宫



景山 乃 至 鼓 楼 在 历 史上
, ,

钟楼
,

西 山 等等 互相呼 应

成 为世 界 名 城 对 当时 当地 的 人 吸 引着 千 百 万 观

— 们 发 生过 重要 作 用

,

北京 的重要 组 成部分



它象 其它优 秀 的文化 作 品一样 它 又 象 一 幅 美丽 的 画 卷

,

而 时至今 日
,

苑 门大 开


,

丰富 其 精神 生活

予 以其创 作 的借鉴



据 文 献载述 元年


,

段 匕 海公 园 的历 史变迁
,

北海 一带原 是 永定河 的故 道 建 都 燕京时
, , ,

是 一 片 田 野 洼地 , 辽 太宗 耶律 德 光会 同
,

公元



。 。

城 东北 郊有 一片湖 泊 叫


名叫



金海



,

也称



海子



,

就 是 北海 的前 身 瑶屿 行宫
“ ”
,

海 中有一小 岛 金灭 辽后
,

瑶屿





,

或许就 是 琼 岛的 前 身




当时在 此 建 设

改 燕京 为


中都
,



海 陵王 完 颜 亮夭 德 二 年




扩建
,

瑶屿
,

在 岛 上 增建

瑶 光殿



金世宗 完颜 雍 大定 三年 至 十九 年 按 潭 神话传 说 的 以象



年 构筑


于此 掘湖 叠 山

建 造大 宁离宫

一池 三 仙 山 ” 的 幻 境 布局



湖 称 西华 潭


包括 今北 海与 中海


,



太液 池
,



,

岛称
“ “



琼华 岛
” ”



,

并在 岛

的最 高处 建有 宏丽 的 湖石

,

广寒 殿




等建筑 物
“ “ ”




又 从 北宋 都城 沐梁

良岳

御 苑运 来大 量 的 即后来 的 团


装砌 假 山 岩 洞

,

将琼华 岛 喻 为



蓬莱
,

另外

还筑 有

圆低
,

城 和犀 台山 以象


流洲

方丈


环 岛 山 石 峥嵘
。 ,

,

树 木 菠郁

当时便 有

琼岛 春
!


之誉

,





燕京八 景
,



之一
,

金 灭后


元世 祖忽 必 烈从至 元元 年至 至元八 年 当时 广 寒 殿 曾作为 帝王 朝会之所 读 山大玉 海
, 、


广七间 顶
,

年, 东 西宽
。 ,

三次 扩建 琼华 岛 尺 深
,

,

重 修广 寒殿 高 ’尺

殿




殿内放 置
,







玉 殿







山 珍 玉榻 ”

殿 内还悬 挂着 一座 玉制 假 山和 玉 制 响铁 注 方池




从 山腰 深 井 里 用 转 机 汲 水 至 山
昂首 喷 水仰 出
,

出石 龙 口

伏 流至 山 半 的仁智 殿后


有 石刻蟠 龙
, ,

然 后东

西 流人 太液 池
,

山前 有 白玉 桥

即 今 永安 寺 前石 桥 的 前 身


,




,

直 至 仪天 殿


即今团 城 上 的承 光殿之前 身 灵囿 藏有奇 兽 珍 禽
。 。

殿 在太液 池 中 之 圆低 上
, ,



正 对万 岁 山 山 之东 为
发 展成 为 一 个颇 有


在湖 的 东西 两岸营 建宫殿
, ,

联系大 内和西 内
“ ”

气 派 的 皇 宫御 园
,

明代

在 元代 的基 础上又加 以 扩充 修葺

但 基本 上 还 是 元朝 的 格 局


到 了宣 宗 朱瞻 基宣 德 年 间








万 岁山

的建 筑进 行 了 大 规模 的扩 为 了方
,

建和 修缮 便 交通 相 连接


,


并 在 圆抵上 修 复 了仪天殿
!


在 圆抵 南面的 小 岛上建 起 了犀 山 台 圆殿
“ ” “ ”

在太 液 池的东 部 拆桥填 土 原隔 水有木桥 与大 内相通 英 宗天顺 二 年
” ,

将圆低 和犀 山 台与 陆地 锡殿
,



在北海 北 岸创建



太素殿

在 东岸建
,

凝和 殿

在 西 岸建 了

迎 翠殿

改 圆低西 面 的 吊桥 通 兴圣宫 为石 桥

桥东 西

两端 建 牌坊 东 高的 圆形 城墙
,

,



玉蛛




,

西日





金鳌
” ”



,

故称




金 鳌玉蛛 桥






环 圆抵 岛 砌 起


米 在新


故称
,

圆城




团城



城 墙东西 分设

昭景



,

衍祥
,



二门



开 挖 的南海 的诚 台上建 了

昭 和殿

等建 筑 物 神 宗万 历 七 年 年

, , ,





广 寒 殿坍 毁

清 朝建 都北 京后 汗 的 请求 称

,


崇信 佛教 的清 世祖福 临于顺 治八 年


根据 西 藏喇 嘛 恼 木 山名也 因此改

在广 寒殿 的废 址 上建 立


藏式 白塔

,

在塔前 建 了
,

白塔 寺

白塔 山

至 清 高宗 弘 历

,

自谓

园林 之乐

不 能忘 怀



对 北海 进 行 了 大 规模 的
,

修葺和 扩建



北海 经乾 隆年 间 的扩建 和 修葺


其 基本 内 容和 大 体面 貌

就 成为 我 们 今 天
,

所 见到的 样子 了 禧

晚清 时期


,

光绪十 一年 至十 四 年

,

挪 用 海 军 经费 重 修
,

三海
,

对北 海 的 建 筑 物进行 了 修 葺







那拉氏
,


。 。

光 绪二 十六 年





八 国联 军 侵 入 北京 后
,
,

北海 也遭 到破 坏

之后

,

虽然 部分建 筑 物 经 过 修复


但也

有一 些 终 未 得到 修补 解 放后 这里
,

年 军 阀混 战 时再 次 遭到破 坏
。 ,


,



日正 式 开 放 为公

北 海 公园 得到 人民政 府 的护 理


应 该提 起 注意 的是
,

在 观 察欣 赏其建 筑 艺术 的时 候

要 尽 可能 地 排除 新 增加
,

设 施 的干 扰

而 同时也 要补充 原 来有 之而 今不 存 的建筑 物 的景观


如 阐福寺 大 殿 等等






北 海 公 园 的建 筑艺术
, , ” ,



金鳌 玉 蛛

,



原来 的

金 鳌玉 蛛 桥



为木 构 吊桥 后改 为 石桥 比现 在 的 , ’匕 海大 桥 窄 而且 桥 身


的 中线 偏 北 东西 两端 有结构 装饰 华丽 的


玉 蛛”





金鳌



木牌坊
,



这样 它 就 象 一


,

条银 蛇 或彩龙 飞 腾 在 中海 与北海 的 海面 上 及 与圆 形 的团城 及团 城上 的小巧 玲 珑 流金 涌 翠 的 中海 间
,
,




它 本身 的狭长 形 与两端 低
、 、

中间 高的 拱 形

,

奇特 精致 的门楼殿 阁相 匹 比 华美
,

又 与浮 浮 游 游




北 海 的海面相 映 照 而形成 一 个 幽 深
,

奇特

神秘 的 建 筑 空


它 是 从西往 东游 观三 海和 紫禁 城 的前 奏 曲 一般 地看 去是 很* 凡 的
, , ,

也 是从东 往 西走 出宫 城

皇 城 的尾声




它 周 围的空 间 建筑 艺 术 中 北门

但 是 如果 仔细 观 察则是 颇具 艺 术 性 的


没 有不 具 内容 的空 间

如 同在绘 画 艺术 中没 有不 具 内容 的空 白 单调 的空 间之 后


— 从 故

在 宫

— 西 北 角楼 向西 出现 一个 陡 然 倾斜 而 又 开 阔 的场 地
金 鳌 玉 蛛桥


神武 门往 北海 走来
,

经 过 紫禁城 墙 外一 段漫长 的
, ,

,

便 在 故宫
团 城

场 地 上 又 呈 现着 前 述 的




的画 面


使 人 豁 然 开 朗 奇 光异彩 的


海 上 仙岛
,





海市 蟹 楼 又
,



的 景象
,


,

便 深 深 印入 人 们 心 里 个 空 间 画 面 狭窄 身相毗 连 雾

,

但是


,

由于 团 城 上苍 松 的掩 映


牌 坊桥 梁 的低 矮 窄小


而 使这

深远


晦暗

朦胧

,

给人 以迷 离
,



恍惚 的幻觉
,

团城 的城 墙与 桥
,

如 同蟠绕


伸延 的 蛇 龙


向东 面远 望故宫 的宫 墙

灰 暗迷 蒙
,

’鸯 蛇乘 也如 ,
,

之谓 一 此


玉蛛

者也



从桥 的西 端东 望

,

琼 岛浮于水 面

岛上有 白塔盗 立




同 负 载 仙 山的 巨鳌

团 城也如 同一 只 硬壳 的乌龟 缩首缩 尾 地楼 息着 虹流 电绕 适 当圣 作之 辰 ,
,


者也 祝


陆游

《 瑞 庆节 贺表 》 云 《 太液 池 》

鳌寸 卜 青呼




此之 谓
,



金鳌

共 效寿 祺 之




文征明


诗云
,



玉虫 东蟋 蜷 垂 碧 落

银 山缥缈 白寰 诚
,

《 万岁山 》


诗云

日 出灵 山 花 雾 消

分 明 圆娇 戴金 鳌
,

东来 复道 浮 云 迥

北极 触 棱 王 气 高
,



… … 殆此 之谓 软

北 海和 中



南海 是 紫禁 城 的防卫 壕堑

它们 阻 挡着 由西 北方 向来 的 人 侵 之 敌

金鳌

玉虫 东桥 是 其 间的唯 一 通 道



团城 则是首 当其冲 的堡垒
,

,

起 着监视 抵御作 用 另外
,







烟雨 莽

苍苍

,

龟蛇 锁大江





这里

同 样地 具 备着这 种 形势




北 海和 中南 海还 可 以 漪留


万 一可 能从 西 山 或西 面涌 流而 来 的洪 水 发 出水汽 和 储 蓄 的热量 起 到 温暖 里 的人感到 舒 服 溜 向这 一带 低 洼地
、 、

在 寒冷 千燥 的 冬季
, ,

,

朔 风 扬尘

,

广 阔 的水 面 蒸

湿 润和 净化空 气 的作 用


使 居住 在其 东 南方 的紫 禁城

同样
,


,

在 炎热 窒 闷 的暑 天


拂 掠地 面 草 稍木 隙的东南 气 流便很顺 畅 地

使 紫禁 城 里 的 人感到 凉风 * *




积翠



堆云


从 比 较 狭窄 人
,



幽 晦 的承光 左 门前 的 场地

,

可 以 望见 白 塔顶 部 否则便 僵 死 闭塞
, 。


,

它 呼 唤着 园 外 的游
,

它 起着 园 林 艺术 的
, ,

似露 实 隐




的作 用

,

人门

豁 然地 呈 现 出 一

个 广 阔的 天 地 树


有 白亮的 白塔

黄 白 的岸畔 和银 白的海面


又 有蔚蓝 的 天 空 和碧 绿 的 山 正 对承 光左 门 的东 部 海


行进 十 余步
“ ”

海 面和 天 空给 人 的 感觉更 为 浩 瀚
,

这 是 因为 白塔


面呈
,



,

在 透视 原 理上 加 强 了 向 远 方 的深 广 感觉 也给 人 以深 远 的透视 感
,




积翠




牌坊
,

,

永安 桥 由 于狭
,

和北 岸的 房榭 等 皆 呈 侧面 窄
“ ”

东 北方 的海 面 呈 新 月 形 的感 觉
,

屈 曲和琼 岛树 木 及东 岸树木 的荫翁

,

给 人以
,




幽壑潜 蛟
,

往西 转 行
,

面前
,

的海面 亦呈


再 西又 呈
,








它较 东海面 宽 由于这 些


而且 北通 北海 的宽 阔部 分

南通 中海 的宽 阔海 面 汪洋 态肆

而* 岸 亦呈





所 以便 愈 往 前往西 转行

则愈见

随 着人 的行 进

天 空 也愈 见高大

明朗
,




,

这 是 因为愈 远 离门 墙以 及门墙 路 在 团 城 之下 与

与 团城夹 挟组 成 的小空 间而走 向空 阔 的天 地
遥 远 渺小 的景 山万春 亭 相 比 衬
,

愈 形 成 高大 的团 城

从而 显得天 空 的 远大


蔚蓝 的 天 空 与愈 * 愈 清 晰 白 亮 的


白塔



海 面 相对 比


,

也愈 益 显得 湛蓝 深靛 木结 构
, ,

积翠
,



牌坊

,

四柱 三 间

,

当心 间高 三 昂嘴 呈

,

次 间低


绿琉 璃 瓦 顶 状
,



当心 间的斗
,

拱 共八 朵 二蓝
、 、 。

每 朵 为二 华棋 三 昂 一 蚂炸 头


小 云头



斗棋 颜色 从 中向 侧为 为 一拱 三 昂
粉金 勾

二绿


二蓝



二绿

粉金 勾 边

,

转 角 斗拱
,

亦即柱 头 斗棋


边 绿色 绿 蓝

次间斗 拱 共 七 朵 绿


,

每 朵 为一拱 三 昂 一 蚂 炸 头 柱 头斗拱 为三昂

斗拱颜 色从 中向侧 为 粉 金 勾边
彩 画 为清 式旋子 彩 画
“ ”



转 角斗拱


粉金 勾边绿 色

金线 大 点金 龙 锦 枕心 横 读 的额 板
, ,

当 心 间的 上额 枕与下 额 枯之 间为 蓝底粉 金色 的楷 书


积翠

二字 次间

额板 两 侧各 有 一 块 方 形 而稍竖 长 的绦 环板 和 一 块竖 长 条形 的绦环 板
、 、 。



的上 下额 枯间有稍 小 的 六 块绦环 板 及二 块竖 长条 小绦 环 板 框 内刻 镂 江 崖 石枝 叶花

, 。

这 些 绦环 板均为 粉 朱红 色 下 额枯 与柱 间有
,

雀替

— 上面 雕绘 蓝黄 绿 白 淡晕 色 的 卷草 纹
牌坊前 有二 座 蹲 狮
,

蓝色 石

绿 粉 白色叶
,


黄橙色花




龙门
下有

其 形 如 波 如云

牌 坊 四 柱 为 丹 红色

灰 白色 的 汉 白 玉 夹柱 石


从 团 城上 的承光 殿 到 敬跻 堂 的 光 的境域
,

便 进 入一 个上 下八 方 闪耀着反 射着 春 夏秋冬 昼 夜 朝 夕 白塔 的 铜质 塔刹



从敬 跻堂 的北 门望北 海 再 下面 遥接
,

华盖 和铃 铎 呈 黑 绿 色


,

下前的

善 因殿 呈 黄绿 色 面 为上 额 枯 色
,
,



积翠
,

牌 坊 瓦 顶呈绿 色
,


,

顶 下檐 间呈黑 暗 的绿 色 蓝翠



再下 碧翠


由于 太 阳的暴 晒


枕心 蓝底 金龙 及藻 头 旋 花等 呈 隐约 的 灰绿 两 侧 绦环板 呈翠 色



再下 的
,

积翠




额板 呈碧色

再下 面的 下额 枯 枯心


宋锦



翠色

两 侧 藻头 旋花 呈碧色 下额 枯心




这是 由于旋 花 的








花 路花 瓣的 蓝色和 绿色


的 多寡 不 同所 致

宋锦

之碧色

,

是始 于 白 塔顶 端的黛 翠 碧绿叠积 的 迄 止

旋 花 的 翠色 俯视 观 看



一 此 所谓




积翠




者也
,



下额 枯之



二 破 一整 ” 旋 花 的 碧色
,

,

其下面 又 是 雀替 之 浮雕
,

,

亦迄 于翠
,

下额 杭与雀 替 的 下 空 是 永安 桥
,

桥 呈 向前北 方的 拱 斜形


在此


宋 锦 图 案 便 呈现 为垂 幕状 使
” “

雀 替 也与桥 栏 板 相 比 衬 而 显得


苍翠 欲滴 此 又 所谓

,


桥 身与 栏板 合成 凹 形 翠


翠幕







翠花
,

等成为



聚积




之状

,



者也

灰 白而泛 微翠 的桥 面 的 两 侧下 方是 禄 波


下额 枯杨 心 的
二 龙 戏珠
,

二 龙戏 珠
、 、

与它相 比衬


— 宛如 遨 游 其 中
, ,

此又是
同样

— 积翠

, ,



左 右 两 次 间的


当心 间的 上 额仿 柿心 的 潜游 于 海 底
,



,

与 它下 面 的 松 柳


积翠



额 板 相 毗连

亦 如飞 腾 于 太空 树愈多
,





琼 岛上 的柏
,

竹 等树 木 从 山巅到 山 麓
,
,

荫愈 浓
,





积翠



牌坊

的绿 瓦顶 翠色 绿色


便 聚 积为 翠绿 色

岸边 的 柳梢 闪耀着 阳 光 呈金 翠色 * 南 岸 者色 深
, ,

其前 面 下 方的 海水 呈浓


,

树 荫 倒影 所致


海 水* 北 岸者色 浅

东西 海 面也 是 远处 的 呈浅


* 处 的 皇 深绿 色

向牌 坊 这 里 聚积


更 为 精微 的是桥 北 端的
。 ,



阳光斜 射 和 树 荫倒 影所 致


这 些海 水 的颜 色 也是 由 淡 到浓 地
“ ”

堆云



牌 坊 额板 坊 心 的 碧蓝 色 透过 这 积
,

翠 牌 坊 的 上 额杨 舫 心和 其东 侧 第 一斗 棋 之 间 的棋 眼 积翠


与杨心 的

二 龙 戏珠
,

和 额 板的

同色 相 叠
,

更有 旖 旎之 处 是 次 间下 额 枯藻 头 和雀 替的 呈 卷波 状 与其 下 方的海
,

面 涟 漪相呼 应 夏季
,

而其 又 呈 卷 云 状


与桥 的 寻 杖 云 拱 婴项 之 隐约 呈 流 云 积 云 形 相谐 调








在 团城 之 下 北望
, ,

积翠

牌坊
,

顶脊 瓦 由于 受骄 阳 暴雨 的 侵蚀
,

,

由 深 绿 色


褪 为淡 蓝绿 色


在 南面 阳光的斜 照 下
,

由于 檐顶 坡 度 的适 当

由脊部 的远 上 到 檐 部的* 在
,

下 而呈现 为 由淡 到 浓 的 色阶 翠 牌 坊附* 北 望
,
,

檐下 斗棋 和 斗拱 下之 绦 环 板 及额 杭 等 亦 呈 翠色 其下
, 。 , , ,





白塔 山 的广 阔的树 面 参差 攒簇 呈 灰绿 苍翠 色 西 北 方的 湖面
, ,

湖畔 的 柳行 呈 柳密 色
,

绿色

,

右湖满 塘 荷叶 皇翠 色
,

西堤远
,

绿 柳疏 而淡

北 堤*

绿 柳垂荫


又 有 双 虹榭 的倒 影

渐呈 翠色

至 桥 旁 呈 深翠 色

从 牌 坊北面 向南望

园 低上 的松 槐 因逆光 积翠


愈 呈 黑 碧色
,

对 比 下 面 的 敬跻 堂黄 琉 璃 瓦 绿 剪边 顶及 翠 碧 色 的



牌 坊瓦顶


顶 的 北面 向 阴

瓦 的 剥蚀 程度 较 轻
,

和檐 下 呈翠色 花 纹的木 构件 而 呈 东 西橙道 为解 放 后 加 修
,


积翠

状态



牌 坊 及其左 右 的 柳行 与 它们 南面 的 团城 壁


长满 的 苍苔 和

爬 山虎




相比 衬

成 为 浓翠 沉积 的 景 况
,

以 上所 述 的翠





绿 等 色彩

只 是 一个 大 概


,

其实 际 的情 景是 非 常丰 富细 致 的
,

即 便 是 高 明 的 画 家 在调 色板 上也难 以 为 之 天工 的


这 些翠 色

纷 纭 万 状而 又 雯 然成 章

,

是巧夺


翠积 ” 积 翠 牌 坊 向北偏东 连 结
。 。









堆云



牌 坊 的 是 永安桥
,



它建于
,

世纪

,

年重
,



,

是 连 接团城 与琼 岛的纽带 公尺
, ,

桥 为 汉 白玉 建 成
, , ,

拱形

,

三个 券洞 如 云朵
,

桥 身 曲 折如 曲尺


全长 柱


桥面 石 为灰 白色 , 栏 板为 洁 白色 使人 心胸 开 阔 如乘 云 驾 浪
,


上 雕荷 叶 意气 风 发

净 瓶 墩 和 莲花 纹 望
桥 的 曲尺
,

在 桥上行 进

万 物 皆 陶 泳 乎我

形设计
,

使之 在短 距离 内 增长 了 桥 身


又 增加 了 它 壮 观 华丽 的程 度
,

同时 也如 前所 述 增
,

加 了 从 承 光左 门初 见 北海时 的旷 白 的空 间 合 使之 步移 景换 当你走 到桥
,

精妙 之处 是桥 的 曲 折与 周围 的景 物 密 切 配 前视


口 后一 小直 段 时


堆云
,




牌坊

拱 形的 桥面 和 向

下倾 斜的 北端 使之 绵遴 浮升
,

似 仙 境 中物

既而 折行 东 北望
,

正 对北 桥头 所 在地面 及 今 这 一 曲湾 继续 连接 东北 遥

茶点 铺 和游 艺厅 所在 地面 之 间形成 的 凹弯 湖面 远 的海面 使东部 窄 狭 的 小 水 区顿 呈 浩 瀚 之 势

使 海面 增远 俯 视遥 看
,



满满 的 一湖 荷叶 苗苔 象万 顷

绿波

,

青 碧澎 湃
,



这段桥 路 是欣 赏荷 花的 丰姿 艳态 的好 地 方
,



如 果在 承光 左 门东 面湖 畔
,

望这 里

碧莲 承托 着 白塔 山
,

白塔 与荷 花相 辉映
,

,

白塔又 与 白桥 相呼 应
,

显示 着 佛教圣
,

域 的清 净神秘 的境 界
,

于桥 上再 向西 北 方 向折行 这 一设 计


,

便逐 渐升 到桥 拱面 的最 高处
“ ”


而转折

点则 是桥 下 湖面 的 中心 随 阳
,

— 前 方又 有 凉风 拂面 拱 高 处 风 大
东南
,

使 人宛转 跻升 时 所谓
、 、

身后 有广 阔湖 面 中的 波 浪 曳 此 乃 有之 另外
,

倾斜

使 之更加 洁 白
,

— 广阔 端 严


海 上仙 游
,

桥面 向
,

华丽
,



似 为仙境 中 物
,

,

而 其 浩 渺旷 荡

又称 以西 北 方 的广阔 海面 的涵 虚 和琼 岛西 南 侧的 *淡 步履 沉 重 夫


则使 人耳 目清虚 , 沿 拱面 上行
, 。

使气 血下 行
,

心境 便可 澄静

摒 除 思虑


导 引吐纳

这 是 仙家道 人的 修养功 再继 而 向东 北


此 桥此 段
,


千 百年 来就 起着 这种作 用

“ ”

它 使 人飘飘 欲仙
。 “ ”

心 旷神 怡
,
,

折行

则 是瞻 观
“ ”

” 堆 云 牌 坊一 带景 物的所 在

此桥 也 具有 军事意 义


它 是 团城 和 琼 岛
,

的 扼控

东 北一 西 南 的斜 向及 堆 云 坊的东 错置 积 翠 坊的西 错置 牌坊
,

使人 易于西 行 在


堆云
,

结 构与 堆云

,



积翠



牌 坊相 同

,

其 北亦 有二 石狮



夏季


积翠





坊 北* 处 观看
*




牌 坊 当心 间和 次 间如三 朵浮动 的 其 形如


鱼鳞 云


,

其北 永 安 寺 的 白皮松

中处

柏树 重 叠 交错
,

蘑菇 云




魂 魂冲 涌
“ ” 依云


白塔 山上部 的松树


稀 疏 透孔


永 安寺 之 正觉 殿 和 其东西 两旁 的


意远

亭亭 顶亦 如烟 云 , 它 们

与 白塔 底 地汉 白玉 石栏 杆 如 片云 流云
,


白塔之须 弥座
。 。

善 因殿 座之 石 栏杆 岌至 白塔等 等断续 相 结犹
,

白云



绛云 等

山麓 树木 之 间的水 蒸气 白塔 也恍 若 白 云 屯积
,

从* 低的稀 薄至 远 高的浓 厚 而
,

成 为缭 绕 的烟 云 与 白塔 相谐调 面是 塔脚 三天 云


须 弥座上 沿是 灰 白色 渺茫 再 上
,

三层 垒积


,

边 线盘 迁


如凝 重 的积 云 , 其 上


塔肚 子

覆钵

和 塔脖 子
,




如 上冲旋 转 的朵 云 的 沉厚 苍茫 感


白塔 顶部 的灰 绿色 的塔 刹
,

华盖 与苍 弯相谐 调
,

增强了




,

在 永安 桥 中段 观之




积云



牌坊的 当心 间和次 间 斗 拱
、 、

额 枕


与 永安 寺院 内 鼓楼 衬
,
、 、

钟楼 的绿 瓦 檐及院 南 墙的绿 瓦 檐相映 照
“ ”


它 们 又 与周 围的 林木 相 比 砖 慢地 面 基 石


则似 飘 荡在房 舍树 林 间的 流 云
, ,

永 安寺 院 内外的 灰砖 墙 根
,




石 汉 白玉花 坛 石 橙道 及道 旁垒 列的 太 湖石 “ ” 永 安 寺 门前 南 望 堆 云 牌 坊的绿 瓦 顶 及 檐
“ ”

等 均 呈 现 为浮动 聚 涌的 白 云 行 至 斗 棋 额梢 在其 南方 的黄 绿色 的 团 城


之敬 跻 堂圆廊 顶 及承 光 殿 顶 的空 中背 景下则 如 三 朵碧 云 卷棚 式顶
,



而 承 光 殿 顶 和敬跻 堂 环 圆 顶
,

位于


堆云


牌 坊 的正南 偏西


团 城 与 琼 岛成西 南
,

一 东北 向


,

它 们相

叠 环绕 犹如 绛 云 堆 云 牌 坊之呈 现灰 白色 幻化为 云 状 也 是 由于 受前 面 的 永安 桥 桥 面 倾斜返 光 的 照 射和 后面 的 永安 寺 黄 琉璃 瓦顶返 光 的照射 所 致 在 建 筑物 相邻 的设计 中还须 注意 它们 的 返 光影 响 伏升 沉 的栏 板 云 绿

、 。



堆云





积翠 桥
、 、





永安 寺桥
, ,

的 拱 形 桥 面 与超 与 黄琉 璃砖 浮雕
,

望柱 等与 其侧面 看的 青 白石 桥身 绿 蓝



桥 洞相映 衬

亦如 一 片 片浑 厚 的 白 而呈


北望

,

法轮 殿顶 的 黄 琉 璃瓦 间砌 紫


碧色瓦 成 菱 形 回 纹




碧 色奔 龙砌 成的 屋脊 相连 贯如 绛 云 总之

,

彩云

永安 寺 门殿 的梁朽 斗拱 虚空 焕烂
,

朦 胧的 绿云 翠雾 白云 破 界





堆云
,



牌 坊附* 是 云 锁烟 封的 窈 杳仙 乡
,

这 里 有各 式 各样 的
,

绿云






绛 云 “ 一 有云


必 然 阴罄


在其下 游 行


便觉湿 翠沽衣



饮绿 ”





堆云





积翠




原来 是 互相对 立
,

互 相渗透 的
,



,

这也 是 辩 证法 在建 筑艺 术 飞升 到更 高 更 深 的神 仙世

中巧 妙运 用 的 佳例 永安寺

从 积 翠 牌 坊渡桥 而至 如 乘雾翔 云 法轮 殿焕 烂而 谧静 犹 如仙府 之 门
,

由 于 原 文篇 幅 较 长

我们 这 里 只 作 选 载

注释 转第



响 程 度 和 范 围必 然会 受 到 一 定 的 制 约
,



山社会 主 义 生 产资料 公 有 制所 决定 本 质 上 是互 助 合作的 关 系
之间


,

社 会主 义 企 业 和 企 业 之 间
。 、 。



人与 人之 间的关 系

他 们的 根本 利 益 是 一 致 的 互 相 倾轧
,

这 就 决 定 了 社 会主 义 企 业 与 企 业

个 人 与个 人 之 间不 会 互 相视 为异 己
, 。 ,

社 会主 义 企 业 之 间的 相 互 竞争
, ,
、 、 、

,

也 是 为 了 促进 产 品 质 量的提 高 业 于死 地 另外
,

促进 企业 的发 展
, ,

促 进 生 产力 的 发 展 地

而 不 是 置共 他 企 河流


在 社会 主 义 公 有制 条 件下 劳动 力 已 不是 商 品

商 品 范 围缩小 了


铁路
,



山 等都 归国 家所有

这 也就 缩小 了拜 物教 影 响的范 围


所以

生产

资 料 公 有制 是商 品 拜物 教的 一 个 重 要 的制约 因 素
,

社 会主 义基 本经 济 规律也 同商 品拜 物教有 着 抵 触性 要求

社会 主 义墓本 经 济 规律 的根 木
, ,

就 是 在不 断发展 生 产的 基础 上 满 足 人 民群 众 日 益增 长的 物质 和文 化 生活 的需 要
,


而 商品 拜物 教则 促使 人 们 为 追 求更 多的利 润 而 从 事生 产 和 经营

而不 直接 促迸 满 足 人 民


需 要的 目的 的实 现

显 然它和 社 会基本 经济 规律 是相 抵 触的
, , ,

社 会主 义 基 本 经济 规律 决

定 着社 会主 义 的主 要生 产过程 和 主 要 方面 计 划经 济是 社 会主 义 经 济的本 质 的 料 性
, ,

它必 然 会削 弱拜 物 教的消 极作 用
,

从 总 体上 看

社 会主 义 经 济 是有 计划 按 比 例发 展 国 家可 以 通 过计 划 分 配 生 产 原


国家可 以 通 过 计划 引 导 企业 生产适 销 对路 的商 品
,

国家也 可 以 通 过计 划控制 社 会总 供给 和总需 求 的* 衡 必 然会 限制 价值 规律 的 盲 目调 节作 用
, 。 ,

这 样 由于计 划 经 济 的 自 觉
,

,

减少 社 会坐产 的盲 目性

私人 劳 动 向社 会 劳

动 的转 化

局部 劳动 向社 会 劳动的 转化 就会顺 利 得 多


从 而商 品拜物 教的 神秘 性也 必 然

会小 得 多

思想政 治工 作
大 的 限制


国 家行政 管理和社 会主 义 法 制


,

对 商 品 拜 物 教的消 极作 用 也 有着 很
,

以 马列主 义
,

毛 泽东 思想为 中心 的理 论宣 传

以 共 产主义 理想 为核 心 的 思想
,

政 治 教育 的 深 人 开 展 道 德 规范 管 理职 能


必 然 会提 高广 大干 部和群 众 的 思想觉 悟
,

提 高他们 坚 持社 会主 义

抵 制 资产 阶级 思想 侵 蚀的 自觉性 , 对 企业 的行 为 发 挥领 导和 监督 作用


国家 行政 管理 部 门通 过 其社 会 管理和 经 济
可 以保证 企 业 坚持社 会 主 义 方 向 ,
,

,

国家

通 过 立法 对一 些 违 法 乱纪的 企 业 和个 人 给 以必 要的 法律 制裁 社 会 主义 法制 总之 的制 约
, , ,

可 以 强制 企业 或 个人 遵守


这 些手 段的 综 合作 用 必 然会大 大削 弱商 品拜 物教的 消极 作 用 虽 然商 品拜 物教还 客 观地存 在 着
。 ,

在社 会主 义 条件 下
,

但 由于 社会主 义 本 身


它 的消 极影 响 已 经受 到很 大限制

如果我 们 能充分 发 挥社 会主 义 上 层建 筑 及经

济杠 杆的 调 控功能

就 能发 挥商 品拜 物 教促进 竞争 从 而 促进 生 产力 发展 的积 极作 用 责 任编 辑 冯春明

上接 第 注

《 中 国建


确 等 学 校 教 学 参考 书



筑 史》

中国 建筑 工 业 出版 社



月 第

称 金 鳌 玉鱼 东桥 为

弘 治 二年 建





参考
《 《南

《北 海 公 园 》

北 海 公 园 管理 处 编






月第 月第 年

版 第 版第

,

次 印 次 印刷





团城

景 山》

刘锌编著
。 ‘

中 国旅 游 出版 社
年 月第

’年

,



村 粗 耕 录》

峋宗仪 著

卜华 书 局

月京北 第

次印



,




相关推荐

最新更新

猜你喜欢